麻将馆扰民?看业主是如何维权成功的

麻将馆扰民?看业主是如何维权成功的

原告代理律师之一出示小区麻将扰民案一审判决书

今年3月15日,渝北区法院依法受理一起特别的民事纠纷——渝北区仁安龙城国际小区业主陈少坤夫妇,因长期受楼下麻将馆噪音困扰,向渝北区法院起诉维权。从立案到一审终结,前后经历5个月时间、3次开庭,重庆晚报记者全程跟踪报道。昨日上午,审判长宣读一审判决。

被告麻将馆老板陈军、房东潘先生昨日出现在庭审现场,陈少坤夫妇因为出差,由代理律师出庭。

审判长表示,根据相关部门的调查结果及物权法的规定,业主不得违反法律、法规以及管理规约,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原告和被告所有的房屋性质均为住宅,被告二(房东潘先生)出租给被告一(麻将馆老板陈军)经营麻将等娱乐活动,认定为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的行为,应当经包括原告在内的业主同意。原告要求被告停止其继续以营业性质使用涉诉房屋,符合法律规定。

审判长随后宣读第一项判决内容:被告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停止以经营性质使用该房屋。

陈少坤夫妇曾在诉状中提到,由于楼下麻将馆打牌影响自己休息长达半年,并因此多次报警,在当地派出所调解下,曾与被告达成协议:营业时间不得超过23时,现有麻将换成胶麻将。但直至上诉前,被告没作出明显改善。在审判期间,审判长多次作出被告22时后停止打麻将的警告提醒,但陈少坤夫妇反映,被告并没积极改善其行为。

对此,审判长表示,相邻各方应团结互助,正确处理相邻关系,给相邻方造成妨碍或损失的,应当停止侵害,排除妨碍。对广大公众而言,夜间是恢复精力的关键时段,因此,被告在夜间应避免影响原告正常休息。

根据国家噪声污染防治法、市环境保护条例相关规定,结合实际,审判长作出第二项判决:被告在使用该房屋时,不得在22时至次日凌晨6时产生扰民噪声。

重庆晚报记者了解到,被告若在判决生效后仍不执行判决,原告可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最严重的处罚可能是罚款拘留。

维权不要怕麻烦

支招1 索赔精神损失为何不成功?

医院票据缺乏针对性,掌握这类特殊证据需咨询专业医生

陈少坤夫妇代理律师、重庆吾耀律师事务所律师熊道银指出,从判决内容来看,原告无疑一审胜诉,原告的核心诉求得到公正判决。但是,原告要求被告在市级媒体上对原告夫妇公开道歉并给予2000元精神抚慰金的请求被法院驳回。熊道银认为,这是因为原告搜取家人因麻将馆噪声受到精神和身体伤害的医院票据缺乏针对性,故索赔失败。

熊道银介绍,原告妻子去年8月18日引产术后,新桥医院开出的诊断证明中,医生的意见是合理休息,以及原告母亲在去年9月29日的体检报告中,检查出心脏病、高血压复发的诊断证明,均不能针对性地证明系麻将噪声所致。

熊道银就此指出,要掌握这类特殊证据,需要咨询专业医生作出建议。

支招2 噪音鉴定证据为何不权威?

不要嫌取证麻烦,任何一个证据有瑕疵都可能影响判决结果

“从开庭到宣判前,被告每次在庭上都会提出原告提供的录音、现场噪音等证据不实。比如,原告出示的噪音分贝数值,出自于手机软件。”熊道银说,原告现场噪音鉴定不专业,在证据出示环节处于不利地位。

熊道银说,因为考虑到噪声污染鉴定流程繁琐,需要支付鉴定费用,因此原告主要是针对被告住宅改为经营性质和主张相邻权的权益提起上诉。

“在审判期间,任何一个证据有瑕疵,都可能影响判决结果。多一个证据就多一个真凭实据,不要嫌取证麻烦,一定要前往相关职能部门咨询清楚。好在判决达到了原告的核心要求,否则原告还得走一趟环保等部门申请鉴定。”熊道银强调,要想维权成功,证据得力是关键,尤其不能出示假证。

支招3 花上万元打官司是常态吗?

麻将馆扰民案法院受理费50元,原告律师费3000元

这起麻将馆扰民案法院在今年3月受理,到8月才一审判决。“有人说打官司的时间成本伤不起,花上万元打官司是常事,这种说法是错误的。”熊道银解释,首先,人人都要有维权意识,才能让侵权行为得到制止;其次,法院绝不会故意拖延审判,判决时间之所以长,要么是案件审理中出现争议,要么是特殊案件在流程上出现问题。

至于诉讼成本,熊道银表示,以陈少坤夫妇案为例,法院受理案件的费用为50元,由两名被告共同负担。律师费用方面,出于支持原告维权的原因,他收取了3000元,而在律师行业,这类案件普遍收费在7000元左右。

被告 “一个外地人把重庆的风俗都改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862qp.com/shoujimajiang/20190213/15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