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5元麻将被拘申诉7年至最高法处罚被撤销

玩5元麻将被拘申诉7年至最高法处罚被撤销



  撤销处罚决定书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四川成都温江市民王彬如女士在2011年8月19日下午和亲朋好友在茶楼打“5元麻将(四川麻将的一种)”被公安机关以赌博行为拘留。从拘留所出来后,王女士等三人将温江公安分局告上法庭,要求撤销行政处罚,但一审二审都败诉。王彬如三人坚持申诉,一直到最高法。
  2015年最高法裁定由四川省高院对该案再审。日前,四川省高院宣布撤销对王彬如等三人的拘留处罚。
  在“麻将之都”成都打麻将被拘留,案件经过7年申诉才有最高法裁定。王彬如说,他们三人下一步打算向法院申请对拘留行为的国家赔偿,“虽然钱不多,但代表着我们的清白,一定会要求到底。”
  事件 打5元麻将被拘留 状告公安机关申诉至最高法
  2011年8月19日,王彬如和朋友任恒泉、刘琼在金海岸茶楼上谈事情、打麻将。他们玩的是四川麻将的一种“5元麻将”,每局5元。
  麻将打了还没有多久,几个民警进入茶楼将王彬如等三人带走,称他们涉嫌赌博。
  根据后来法院的判决书显示,温江公安分局现场查获“赌资”共计575元,警方于第二天作出行政处罚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条等规定,决定对王彬如行政拘留15日,并处罚款1000元;对任恒全和刘琼分别行政拘留12日,分别罚款500元。
  从拘留所出来后,王彬如等三人向温江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法院判令撤销温江公安分局做出的行政处罚。法院则认为,根据当时的《四川省禁止赌博条例》规定,凡以财务做赌注的都是赌博行为,公安部门进行的行政处罚并无不当。未支持王彬如的主张。
  后来,王彬如等又上诉到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但成都中院仍旧维持原判。王彬如随后继续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但被驳回。最后她们三人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申请再审。
  2015年,最高法审查后认为,一审二审判决可能存在违法或显失公平的情形,指令四川省高院再审。
  近日,四川省高院作出判决认为,公安机关依法对行政相对人实施行政处罚时,应遵循过罚相当原则行使自由裁量权,实施行政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与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处罚种类和处罚幅度要与违法行为人的违法过错程度相适应,违背过罚相当原则,导致行政处罚结果严重不合理的,应该依法纠正。温江公安分局对王彬如参与打麻将的行为进行处理时,应遵循过罚相当原则,依法作出处罚。温江区公安分局此前对王彬如作出的处罚畸重,属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应予撤销。
  四川高院最终判决,撤销温江区法院一审、成都中院二审判决,同时撤销温江区公安分局作出的行政处罚。
  对话 为了清白坚持申诉 国家赔偿也是为了自己清白
  法制晚报:打麻将的茶楼是个正规的经营场所吗?
  王彬如:都是有证照的场所,成都这边类似的茶楼很多,有包间,大厅里也有打牌的,主要是打麻将、斗地主、喝茶、摆龙门阵(聊天)。
  法制晚报:与您一起打牌的两个人是亲戚朋友吗?
  王彬如:即是朋友,又是亲戚。认识很久了,一开始不知道是亲戚,后来聊起来还是远亲。后来我们还让社区给我们开了证明是亲属关系。
  法制晚报:当天你们打牌到底输赢了多少钱?
  王彬如:也就是一二十块,有输有赢,最多也不会超过一百元。因为本身也没有打多长时间。我们是两点多钟才到的,五点多警察就来了,中间我们还先聊了会儿天,真正打牌的时间也就一个小时。
  法制晚报:被抓到拘留所以后,是什么感受?
  王彬如:觉得很冤枉。当时包间里有很多打麻将的,玩的都比我们大,我还看见有人桌子上摆着一摞百元大钞,大厅里斗地主的也有很厚的一沓子钞票。自己想不通为什么抓我不抓别人。
  法制晚报:被抓的时候就已经想到要起诉了吗?
  王彬如:没有。是后来在拘留所,闲得无聊,我也想看看自己到底犯了什么法,让警察拿来法律方面的书籍,发现其中有法律条款写着亲朋好友之间不能以赌博的形式来处罚。当时我就跟警察说,对我们的处罚是错误的。狱警说我就负责你的安全,不负责别的,你要想告出去以后随便告。
  法制晚报:一审二审都判输了是什么感受?
  王彬如:想不通,我就想要用法律的武器来捍卫自己的尊严和权利,还自己一个公道。
  法制晚报:申诉的历程是怎么样的?
  王彬如:申诉到四川省高院,结果也驳回了。我们就到北京去最高法申诉,提交材料。2014年冬天交的材料,2015年就拿到了裁定书,最高法指定四川省高院再审。但一直没有开庭,拖了好几年。中间我们也催促过早点开庭,我们就去全国人大、四川省人大检举和控告。
  法制晚报:最高法是如何看待您的申诉的?
  王彬如:接待我们的法官当时都被逗乐了。他说,你们四川满大街都在打麻将,一下飞机就能听见麻将声,你们打个5元的麻将怎么可能被关起来。
  法制晚报:为何如此执着的去申诉?
  王彬如:我们就是要为自己讨还一个清白和公道。因为我们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影响了我们的生活,周围亲朋好友都觉得我们是坏人,他们就知道我们进过监狱,肯定是干了违法犯罪的事情,都用异样的眼光去看我们。
  法制晚报:现在法院判决撤销处罚有没有告知亲朋好友?
  王彬如:还没有。但是从法律角度来说我们是已经清白了。这几天通过媒体的报道,相信很多人也知道了我们是被冤枉的,也知道我们是遵纪守法的老百姓。
  法制晚报:得知处罚被撤销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王彬如:很激动,终于为自己讨还了公道。当时也没有开庭,就让我们过去,说是了解一下案情,然后过几天就让我们拿文书,上面写着撤销处罚。
  法制晚报:七年的申诉是否影响了你的工作和生活?
  王彬如:影响肯定有。比如经常要去申诉,但法院周末又不办公,要去交材料就要跟老板请假,但经常这样就打乱了人家工作程序,人家就不会要你,只能让你当临时工。
  法制晚报:申请国家赔偿的事情怎么样了?
  王彬如:这两天判决刚下来,还有点忙,赔偿书还没交上去。主要是媒体采访比较多。但我们肯定要申请国家赔偿,虽然没有多少钱,但还是要还给我们公道,还给我们尊严。
  法制晚报:国家赔偿的数额有商定吗?
  王彬如:没有。我们也没有请律师。说句实话,也没有多少钱,我们就想着该怎么赔就怎么赔,公道也不是金钱能买到的。
  【编辑:吴蕾】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862qp.com/danjimajiang/majiangrumenxiangxitujiejiaoxue/2019/0727/27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