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建议搓麻将实名制 政府将出台规定

麻将社“烦人” 人大代表建议搓麻也应推行实名制(图)

小区里的麻将社

东北新闻网3月23日报道 “麻将社太烦人了,不仅噪声扰民、设赌抽红,还成了一些罪犯结伙、藏身的场所!这些隐藏在小区里的、在娱乐大众的同时也祸害百姓的麻将社该如何管理?”

3月21日,沈阳市人大代表周传淞建议:麻将社能不能像网吧一样,实行“搓麻实名制”?设立在居民区里的网吧,能否取缔?

调查:小区麻将社变身“赌场”

“麻将社?太常见了!哪个小区里没有几个?半夜时,你看哪家灯火通明的,八成就是麻将社。”“麻将社太烦人了,半夜哗啦哗啦的,觉都睡不着!”

在调查中,一知情人告诉市人大代表周传淞,麻将社的经营之道通常是店主每桌每“锅”抽红。一些麻将社不仅打“小赌怡情”的“小麻将”,甚至辟出单间专打“大麻将”。店主不仅管水、管饭,还管望风。“一个4张桌的麻将社,月收入应该在万元以上,这也是麻将社泛滥的主要原因!”

噪声扰民、设赌抽红、拌嘴打架,这些隐藏在小区里、在娱乐大众的同时也祸害百姓的麻将社实在是应该管理了。

震惊:麻将社成罪犯根据地

麻将社除了上述问题外,近一时期又成为罪犯藏身的绝佳去处。一媒体记者告诉周传淞代表:沈阳市近期破获的几起案件,都有麻将社的影子。像连续盗窃百余起的“刘洋”犯罪团伙(本报3月22日报道),3名嫌犯白天睡觉,前半夜在麻将社搓麻,后半夜满城盗窃,麻将社成了他们的根据地。本报曾报道过的“一轿车轮胎被连扎5次”案的嫌犯,也是麻将社的常客,打完麻将后,后半夜去扎车报复。

很多案件的团伙成员,都是在麻将社搓麻时认识的。打麻将输赢不多,但对于没有固定收入的人来说,仍是一笔不小的开支,“钱紧时,往往一拍即合结伙犯罪,反正都是闲人,都没有钱,能抢就抢能偷就偷。”

为什么罪犯喜欢麻将社呢?周传淞代表认为:麻将社不查身份,只要不差钱谁都可以来搓麻。以前一些嫌犯爱藏身于洗浴中心、网吧、小旅店等娱乐场所,但现在公安加大了管理力度,没有身份证进不了这些场所,很多逃犯往往是在这些场所露馅的。因此,一些歹徒就把根据地搬到了麻将社,成为藏污纳垢的最佳场所。

建议:应实行“搓麻实名制”

针对麻将社的种种弊端,周传淞代表经过认真调查后建议:麻将社应该像网吧一样,实行“搓麻实名制”,设立在居民区里的麻将社,坚决取缔,麻将社绝不允许设赌抽头。

周传淞解释,网吧实行上网实名制,解决了很多治安问题:暴露逃犯身份,查找刑事、治安案件者的身份等等。麻将社应该借鉴这种管理方式,让歹徒、逃犯等无处藏身。取缔居民区里的麻将社,不是消灭麻将社,而是让麻将社搬到门市房,像饭店、商店一样正常营业,而不是变成扰民的代名词。“小麻将社的泛滥会导致人们不务正业,不利于焕发进取向上的社会风气。小赌容易发展为大赌,给社会治安带来隐患。”周传淞代表说。

展望:“棋牌社治安规定”将出台

让周传淞欣慰的是,他的建议提交给公安机关后,得到了相关领导的重视,“即将出台的《沈阳市公安局棋牌社治安规定》,采纳了我的大部分建议。据我所知,该规定是沈阳市出现棋牌社以来的第一个专项规定,对麻将社的开设条件、手续办理、日常经营、监督管理、违规处罚都作了明确规定。”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9862qp.com/danjimajiang/dazhongmajiang/2019/0116/1122.html